关门大吉

自从space关了之后就没着没落的
这里开了也没写过
晃进豆瓣了然后又晃出来了
那儿有那么点半专业
而我写博从来只想轻轻松松写点正事儿之外的
做正事儿的时候不分性别不分年龄的
放空的时候我要好好爱自己
最近又晃进了微博
虽然那里各色信息大轰炸热闹得很
不过我那儿闹中取静
每天随手记下点鸡毛蒜皮有一搭没一搭的
过些日子回头看看自得其乐
目前甚为满意
不求过多关注
也不拒绝围观

新浪微博 @窦朵朵
http://weibo.com/doufucius

好了,这里上封条了。

Advertisements

Who will be Britain’s next PM? & My Sketchbook



               [I had a reference for Cameron, then I created Brown and Clegg]

The General Election will unveil the next PM tomorrow. The
politicians are making the final push. I bet they have never worked so hard in
their lives, lol

I would be SAD if Brown wins, because he will still be doing
the same thing.
I would be ANNOYED if Cameron wins, because he is hiding
what he will actually do.
I would be WORRIED if Clegg wins, because he can’t explain
what he will be doing.

I’m just talking.
I know Clegg has the least chance to win, but honestly the
British should step out of their comfort zone and let Clegg do something
different, anything different,lol

******

去年在Prague喜滋滋买的KOH-I-NOOR彩铅,回来之后竟一直没有打开过,实在惭愧。
于是这些天让自己在下午coffee
break
的时候画一张小画,十多天下来往回翻翻,还挺有意思的。
喝一杯咖啡的功夫画一张小画,感觉不错,而且时间恰好。
扫描了一些放在相册里,My Sketchbook,也许以后会时常更新?(留一个问号就是留一条后路)

求不得 + 外一则

(一)求不得

在我对食物的爱恋中,最不登大雅之堂的一个。

小时候,从中萃雪菜面到康师傅牛肉面,我一点一点建立起对方便面的爱恋。那时候,家里总是会有几包方便面放在那里,妈妈说,实在没有东西吃的时候再吃。可是家里从来就没有实在没有东西吃的时候。于是,我只好趁她和爸爸都出门,置冰箱里准备好的饭菜于不顾,奔向我朝思暮想的方便面。等妈妈回家,推开门,一吸鼻子,大喊一声,你怎么又吃方便面了!

[蜗居]里,苏淳拍案而起,我再也不要吃挂面了,我要吃方便面!我太理解了,方便面和挂面,那绝不是卷发和直发的区别而已。

来到英国之后,我又投入到了对韩国方便面的无限热爱中去。没有我妈管了,哈哈哈,架上三十多个品种,海鲜乌东,泡菜拉面,朝鲜冷面,辣到爆的,酸到死的,冷到麻的,我都一一尝遍。可是这时候出现了AD,他把我对方便面的一腔热忱解释为防腐剂依赖症。他比我妈还厉害,他一看到方便面的包装就跳起来了。这也不能怪他,谁没个童年阴影什么的。他一个人的时候懒得动弹,就成箱的买方便面,愣是把我的心头大爱吃成了呕吐对象。只有在AD出差的时候,我才可以兴高采烈的看着橱柜里塞满方便面。他得感激我,因为我并没有因此盼着他出差。

又一次在我的人生中成为求不得的方便面,此恋绵绵无绝期。

(二)外一则

做再喜爱的事情也会需要咬牙忍耐
人生最大的绝望莫过于此
这也没什么奇怪
不然人世间的极乐世界不就让我给找到了
大家该信我不信佛了
那多不好意思

长歌当哭——追忆附中年华

[真的很长,如果你们看不下去,我不会怪你们的]

人是不是都会这样,越是忙越是心里有压力越是会想起一些和眼前的事情无关的东西。
我现在,不可救药地回想着我的附中年华。
十六岁那年,我遇到了一群特别可爱的孩子,个个聪明,个个勤奋,最重要的是,个个不同。
我可以全然回忆出高三五班的教室里,每一个人的座位,每一个人的表情。
那个热火朝天的教室,十八岁的我们的笑容,永远定格在那里。
不经意间回首,已然,地球的另一边,一个年代之后。
前些天,蔚信中一个“十年”一个“同桌的你”,我回“我要飚泪了”,写完加了个笑脸。亲爱的,你知道么,你真的把我的眼泪给逼出来了。

开学前的一天,我在宗老师的办公室遇见了一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女孩,源莹,我认识的第一个高中同学,永远像那天的阳光一样的感觉。我的闺中密友。
开学的第一天,按身高排座位,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位同桌,蔚,后来几经变幻,我们在高三的时候又再次成为同桌,我们占尽地利零距离地分享了一切。我的闺中密友。
高一的一个下午,宗老师点名留下化学奥赛培训,她一转身我就拎起书包溜了,在车棚鬼祟地拿车,一抬头撞见同在逃跑的鑫,顿时引为同路人,那个下午我们聊到了所有。我的闺中密友。

我记得徐老师一声小组讨论,前面晓冰和岑的两个后脑勺就缓慢地转成正脸,蔚和我静静看完这个慢动作,然后八目相对,好吧,谁先发言。
我记得后面的耗子总是给大家起着各式各样又恰到好处的外号,并且执着地一直叫道现在。他有一个长得很像他的漂亮妹妹,让我们这些独生女姊性大爆发。
我记得不论座位怎么换,WH同学都一直坐在我的前后左右某个地方,他总是讽刺我,我总是拿他开涮。
我记得有段时间大华坐在后面,于是我得随时准备笑到从椅子上摔下去。大学里的某一天,他约我在校门口坐坐,和我讲了纠结他的感情故事,我从来没有看过他那么认真的样子,末了他说,你就随便听听,我只是想找人说说,周围的人都不想和他们说。
我记得跳集体舞时和CX一组,他跳得很有模有样。他是个容易受伤的男人,印象中总是某处缠着绷带。后来他去了美国,语音时和我说美国太破,他恨不得马上离开,他果然很快就离开了那里。
我记得倩倩和HH好登对的,那时候的班对都好登对的,这个,打住不能说了。我问过倩倩好多十八禁的问题。
我记得佳佳总是闹出各种各样的新闻,我初中就认识她了,大学又做了五年同学,整整十一年。没能亲眼看到她出嫁,是个遗憾,而现在她已经马不停蹄地走向了人生的下一步。
我记得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一次高中同学聚会,XK开车送我回家,我突然觉得三年时间其实很多人都没能深入了解。我只好仔细看了看他,嗯,确实很帅,难怪当年引起外班女生围观。
我记得英语课的时候巧儿坐在后面,时不时就蹦出句特别好笑的话,她现在的博客也是这样。
我记得高一时总是和蓉儿一起吃午饭,我吃饭很慢,她吃饭也慢,我们俩一起吃就更慢,直到食堂人都走光了,饭也冷了,我们俩还在吃啊吃啊,说啊说啊。
我记得大二的暑假在北京学英语,瞥见教室前排一个熟悉的娴静背影,是喻头。于是那个夏天有了我熟悉的味道。
我记得少年老成的GJ同学在我的毕业留言簿写下,找一个平凡的她,组成一个平凡的家。当时我和鑫研究了一下,觉得他暗指XH。大四的某天,源莹和我煲电话,她说你知道吗,GJ和XH在一起了,我叹,真有耐性啊。

十年前的一个早上,那个我一直暗暗喜欢的帅帅的男孩子走过来跟我说,下了早自习你别走,我有话和你说。
我一个早自习都忐忑不安,什么事情嘛,还先播预告的。
后来,我只记得站在蓝色的走廊栏杆前,好像整座教学楼都空了,只剩下我们两个,显眼地矗在四楼。
现在的我,看着他的信,看他说要我“注意身体”,还说不管怎么样“开开心心的最重要”。
我想着他穿着白色的球衣在诺大的足球场上挥汗如雨,想着他那辆绿白相间的只能前面带人不能后面坐人的赛车,想着他笑的样子,想着大一时他在我图桌上留下的字条,想着我们分手两年后我告诉他我住院了他发短信问我“哭没哭”。
很多很多,我都记得。

不再会时常联系,不再会及时送上生日祝福,不是忘记,不会忘记。
生命中那些你会像希望自己幸福一样希望他们幸福的人。
都放在心底。

我是那么热烈地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轻易就抛开了身边的美好,不顾一切地飞奔出去。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会愿意作一个迷糊的小孩,不再那么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不再那么认为自己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看上天会给我怎样的安排。
可也许,我终究是一个可爱又可笑的白羊座。
在前方尚不明朗,冲锋号都还没有吹响,就拼了命地冲了出去,遍体鳞伤还要微笑说,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死在最前方。
我拼命挣脱那个想要拉住我的人的手,撞向南墙,末了还回身对那个人说,你自己撞过嘛,真的会死心哎。
也许白羊座的字典里没有暂缓考虑,只有选择,或是放弃。
也因此,那个字典里没有追悔莫及,只有回忆,或是忘记。

我从来都不太愿意诉说心中的苦楚,我觉得人类的一切情感,用文字表达出来,都会加倍。
我宁愿找一个柔软的沙发,舒服地流泪。
可有时候,就像你挨着鞭子,别人问你疼不疼,你嘴硬说不疼,等待你的只会是更皮开肉绽的一鞭。
但我依旧咽着眼泪鄙视那些求饶的人,这,也许就是宿命。

此时此刻,我遇到了过去的自己,抓住她问,你真的不怕疼吗?
她于匆匆中瞥了我一眼,你呢?

友邻

后院里总有八哥忙忙碌碌,钻进灌木丛。
于是我判断,那里有他的家。
果不其然,距离厨房不足三米,距离地面一米来高的地方,有一个隐蔽简陋又温暖的小窝。
那里卧着八哥妈妈,她在孵小宝宝吧,我很想凑近,又不敢凑近。
她转了个身,原来小朋友已经在那里了,好像很虚弱,小嘴巴一张一合,没有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八哥爸爸回来了,他先在附近的屋顶张望了一下,确定安全就叼着小虫子回家了。
从清晨到傍晚,周而复始,着实辛苦。
天气好的时候,他会在隔壁院子的鱼池里洗澡,晒会儿太阳,然后打起精神,接着劳动养家。
刚才又去偷看了一下,已经有两个眼巴巴的小朋友了,那八哥爸爸就更辛苦了。

去年夏天从荷兰带回的几个郁金香球,就要在我的门前绽放了。

春安。

人生的第二个二八芳龄

还是像小时候一样,盼着过生日,盼着拆礼物。
见笑。

爱极这块表。
没有颜色,只有对比。
没有装饰,只有细节。
没有奢华,只有质感。

感谢知己赠表。

人生就是一路看风景,路遇知己就一同看风景。
十六岁有十六岁的风景,二十八岁有二十八岁的风景。
只要不停止思考,就不会停下脚步。
不停下脚步,就总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每天都有新的风景,便不会害怕时间一天一天地逝去。

爱情和鸡蛋

端午节是粽子节,中秋节是月饼节,那么复活节就是蛋节了。
确切的说,是巧克力蛋节。各个巧克力品牌都特别推出了复活节蛋,在超市占了一大片专区,只有Lindt最省事,直接把他们家Lindor送去了。



[Easter2007@Brussels]

我呢,今年一个人复活,AD出国开会去了。
打电话的时候,他问,“你喂鱼了吗?”(我们家有一个热带鱼水族箱)
我大叫,“哇!你居然不问我有没有吃饭,只问鱼有没有吃饭!”
他回,“我知道你不会饿到自己的,我担心你会饿到鱼。”
想想也有道理。

AD在家的时候,什么喂鱼啊,擦玻璃啊,清理过滤器啊,杀菌啊,测PH值啊,都是他做。
我呢,只管观察哪条鱼和哪条鱼好上了,哪条鱼和哪条鱼打架了,哪条鱼快生孩子了,哪条鱼郁闷了。
某日,AD在擦玻璃,我坐在地毯上夸唧夸唧吃薯片。
然后,我说,“你知道嘛,看男人会不会照顾女朋友,先看他会不会照顾宠物就知道了。”
他回,“谁教给你的?”
我说,“女人都知道,这是女人之间口口相传的秘笈。”
他说,“你们女人都贼精贼精的。”
^_^

二十出头的年纪,曾看到有结婚数年的人说,爱情没了,只剩下今天晚上吃什么。
当时觉得,哇,好庸俗好可怕,我可不要以后变成那样。
今天突然又想到,觉得,今天晚上吃什么,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啊。

是怎么想到的呢?
晚上七点多,饿了,下楼,拉开冰箱门,拿出ready-made食品一盒,撕掉塑料膜,放进烤箱。
上楼,坐下,愣了一下,我刚才放进烤箱的是cottage pie还是lasagne?!(牛顿煮手表估计就是这么发生的)无所谓了,爱谁谁,不过是今天吃还是明天吃的问题。
一个人,今天晚上吃什么,不再是问题。

平日里,我会打电话问AD,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是牛肉还是鸡肉,是泰式还是香辣?
周五的晚上,他会问我,明天想去哪里吃饭?有时候会找个附近的园林散步,或是看场展览,或是看场新上映的电影,或是随意逛逛街,有时候干脆驱车一个多小时专门去朋友推荐的餐厅吃饭。

由此又想到了“爱情究竟是什么”这个千古难题。
说是千古难题也不确切,我就曾看过很多充满哲理思辩的答案,虽然多出自失恋者笔下。
(Don’t take me wrong. No offence to anyone.)
我给不出精彩的答案,但是我想出了一个难度几乎相当的问题——鸡蛋是什么味道的?
我喜欢吃鸡蛋,天天吃鸡蛋,哪天不吃鸡蛋就觉得那天不完整,可是你要是问我鸡蛋是什么味道的,我的眼镜会瞪得比鸡蛋还大。
我只知道鸡蛋很好吃,吃了还想吃,吃也吃不厌,这世界上没有任何第二样东西和鸡蛋是一个味道的(臭鸡蛋不算,它有氨水做伴)。正因为如此,我无法描述鸡蛋的味道。

“亲爱的,今天晚上吃什么?”是爱情生活一个重要部分。
有貌似超凡脱俗者云,吃什么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坐在对面的人是谁。
那是因为对于这些人来说,坐在对面的人是谁是个问题,或许每天都是一个新的问题。
只有和谁吃这个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的时候,吃什么才是问题。

爱情和面包究竟哪个更重要?这不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圈套。
就好像问小孩子,你是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
聪明的小孩子会给你三个字,都喜欢!

不好意思,我的思维又发散了。
言归正传,今天去超市的时候看到很多巧克力蛋。

belated New Year resolutions and some chill

One of the funniest New Year wishes I received is ‘May all your troubles last as long as your New Year resolutions!’

For the past few years I didn’t talk about any resolutions, I guess there were two reasons. One is that at this age (^_^) it is almost pointless to boldly make a resolution, and the other is that if it doesn’t last longer than the New Year fireworks then there is no point to make one. But this year I am ready to expose myself under the beams (^_^) Seriously thinking over it for the first few days of 2010, (I am already behind at the kick-off?! lol) I have decided that my 2010 is all about

finishing what I started

and

cherishing what I have

As simple and as hard as it. The resolution is mainly involved with my growing book collection, exploding wardrobe and expanding vanity table, and of course my ongoing projects.

Right, last weekend we went to Stowe Landscape Gardens. Minus 4 Celsius and gardens, seriously? Laughing away that we would be the only mad couple chilling in the wind, we arrived at 11am to find that the car park was already half full. Many mad people here (^_^)

-Why?
-Nature in its perfection, perhaps Stowe.

All photos with only one exception are courtesy to AD. My hands were hidden in gloves most of the time (^_^)

Afterwards, we settled ourselves comfortably at Prezzo in Buckingham, a lovely Italian restaurant in a wooden cottage. I ordered Bruschetta (sliced cherry tomatoes in basil pesto on focaccia bread) for starter and grilled chicken with Caesar salads for main course, and AD ordered Mozzarella in Carrozza and Spaghetti with meatballs. One can never get disappointed with authentic Italian food. I love the fact that flavours just come out of the plainest ingredients. We ended up spending the whole evening there before heading back to hotel because it was just too miserable outside.

The next day we went shopping at Bicester. I did get some decent stuff but I feel like it is my last haul for a while, because I’ve made my resolution! (^_^)

I wish you all a great 2010 in your own 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