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哭——追忆附中年华

[真的很长,如果你们看不下去,我不会怪你们的]

人是不是都会这样,越是忙越是心里有压力越是会想起一些和眼前的事情无关的东西。
我现在,不可救药地回想着我的附中年华。
十六岁那年,我遇到了一群特别可爱的孩子,个个聪明,个个勤奋,最重要的是,个个不同。
我可以全然回忆出高三五班的教室里,每一个人的座位,每一个人的表情。
那个热火朝天的教室,十八岁的我们的笑容,永远定格在那里。
不经意间回首,已然,地球的另一边,一个年代之后。
前些天,蔚信中一个“十年”一个“同桌的你”,我回“我要飚泪了”,写完加了个笑脸。亲爱的,你知道么,你真的把我的眼泪给逼出来了。

开学前的一天,我在宗老师的办公室遇见了一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女孩,源莹,我认识的第一个高中同学,永远像那天的阳光一样的感觉。我的闺中密友。
开学的第一天,按身高排座位,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位同桌,蔚,后来几经变幻,我们在高三的时候又再次成为同桌,我们占尽地利零距离地分享了一切。我的闺中密友。
高一的一个下午,宗老师点名留下化学奥赛培训,她一转身我就拎起书包溜了,在车棚鬼祟地拿车,一抬头撞见同在逃跑的鑫,顿时引为同路人,那个下午我们聊到了所有。我的闺中密友。

我记得徐老师一声小组讨论,前面晓冰和岑的两个后脑勺就缓慢地转成正脸,蔚和我静静看完这个慢动作,然后八目相对,好吧,谁先发言。
我记得后面的耗子总是给大家起着各式各样又恰到好处的外号,并且执着地一直叫道现在。他有一个长得很像他的漂亮妹妹,让我们这些独生女姊性大爆发。
我记得不论座位怎么换,WH同学都一直坐在我的前后左右某个地方,他总是讽刺我,我总是拿他开涮。
我记得有段时间大华坐在后面,于是我得随时准备笑到从椅子上摔下去。大学里的某一天,他约我在校门口坐坐,和我讲了纠结他的感情故事,我从来没有看过他那么认真的样子,末了他说,你就随便听听,我只是想找人说说,周围的人都不想和他们说。
我记得跳集体舞时和CX一组,他跳得很有模有样。他是个容易受伤的男人,印象中总是某处缠着绷带。后来他去了美国,语音时和我说美国太破,他恨不得马上离开,他果然很快就离开了那里。
我记得倩倩和HH好登对的,那时候的班对都好登对的,这个,打住不能说了。我问过倩倩好多十八禁的问题。
我记得佳佳总是闹出各种各样的新闻,我初中就认识她了,大学又做了五年同学,整整十一年。没能亲眼看到她出嫁,是个遗憾,而现在她已经马不停蹄地走向了人生的下一步。
我记得大学快毕业的时候一次高中同学聚会,XK开车送我回家,我突然觉得三年时间其实很多人都没能深入了解。我只好仔细看了看他,嗯,确实很帅,难怪当年引起外班女生围观。
我记得英语课的时候巧儿坐在后面,时不时就蹦出句特别好笑的话,她现在的博客也是这样。
我记得高一时总是和蓉儿一起吃午饭,我吃饭很慢,她吃饭也慢,我们俩一起吃就更慢,直到食堂人都走光了,饭也冷了,我们俩还在吃啊吃啊,说啊说啊。
我记得大二的暑假在北京学英语,瞥见教室前排一个熟悉的娴静背影,是喻头。于是那个夏天有了我熟悉的味道。
我记得少年老成的GJ同学在我的毕业留言簿写下,找一个平凡的她,组成一个平凡的家。当时我和鑫研究了一下,觉得他暗指XH。大四的某天,源莹和我煲电话,她说你知道吗,GJ和XH在一起了,我叹,真有耐性啊。

十年前的一个早上,那个我一直暗暗喜欢的帅帅的男孩子走过来跟我说,下了早自习你别走,我有话和你说。
我一个早自习都忐忑不安,什么事情嘛,还先播预告的。
后来,我只记得站在蓝色的走廊栏杆前,好像整座教学楼都空了,只剩下我们两个,显眼地矗在四楼。
现在的我,看着他的信,看他说要我“注意身体”,还说不管怎么样“开开心心的最重要”。
我想着他穿着白色的球衣在诺大的足球场上挥汗如雨,想着他那辆绿白相间的只能前面带人不能后面坐人的赛车,想着他笑的样子,想着大一时他在我图桌上留下的字条,想着我们分手两年后我告诉他我住院了他发短信问我“哭没哭”。
很多很多,我都记得。

不再会时常联系,不再会及时送上生日祝福,不是忘记,不会忘记。
生命中那些你会像希望自己幸福一样希望他们幸福的人。
都放在心底。

我是那么热烈地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轻易就抛开了身边的美好,不顾一切地飞奔出去。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会愿意作一个迷糊的小孩,不再那么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不再那么认为自己清楚自己想要的东西,看上天会给我怎样的安排。
可也许,我终究是一个可爱又可笑的白羊座。
在前方尚不明朗,冲锋号都还没有吹响,就拼了命地冲了出去,遍体鳞伤还要微笑说,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死在最前方。
我拼命挣脱那个想要拉住我的人的手,撞向南墙,末了还回身对那个人说,你自己撞过嘛,真的会死心哎。
也许白羊座的字典里没有暂缓考虑,只有选择,或是放弃。
也因此,那个字典里没有追悔莫及,只有回忆,或是忘记。

我从来都不太愿意诉说心中的苦楚,我觉得人类的一切情感,用文字表达出来,都会加倍。
我宁愿找一个柔软的沙发,舒服地流泪。
可有时候,就像你挨着鞭子,别人问你疼不疼,你嘴硬说不疼,等待你的只会是更皮开肉绽的一鞭。
但我依旧咽着眼泪鄙视那些求饶的人,这,也许就是宿命。

此时此刻,我遇到了过去的自己,抓住她问,你真的不怕疼吗?
她于匆匆中瞥了我一眼,你呢?

Advertisements

19 thoughts on “长歌当哭——追忆附中年华

  1. 写得不错,有时累了、厌了的时候总觉得回想高中的时光,怀念那时的生活是种软弱的表现,可是真的还是控制不住的想,只有那时的我们才是最真实与可爱的。生命中这许多的事,如果让我选,我只愿与你们,与我可爱的高三五分享。

  2. 好吧,那些十八禁的问题,我也都还记得~(脸红脸红Ing)这10年,真是笑中有泪,泪中带笑走过的岁月。>0<别这样,太伤怀了,我们都这么老了。。。

  3. 蓝色的走廊栏杆,透明的玻璃天棚,哇塞,好浪漫啊~我只记得我跟源莹、老猪毕业时在蓝色的走廊栏杆前照的相,三个胖子!!!

  4. 真的很长,豆豆,长到我读了一遍又一遍我有时想,上帝给渺小的我们那所谓最厚的恩典,也许就是忘记。飞身撞上去,受再大的伤也不要紧,因为疼痛会随时间慢慢过去可我又想,不对,应该是回忆。那些发黄的照片,身影模糊的故人,总是在你最寒冷的时候提供一丝暖意。

  5. 虽然那时候我在理科风气很浓厚的省招班格格不入,可是现在想想附中的日子太青春潇洒,总也说不完啊。关于语文组的一切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6. 看了学妹的追忆附中年华,感动得落泪,我是初中高中都在附中,好难忘的青葱岁月啊,永远是我梦中最常出现的场景~~~

  7. 后天我就要大考了,正像你说的,越是忙,越是想和眼前无关的事情:)可就是这些,才是我一直珍藏的东西。。。miss you badly~

  8. 看完整了一遍,不敢再看第二遍,害怕那随时会被掀起的泪潮决堤。这是一种死心塌地,任时间怎么推移,回忆的清晰度越来越低,每每回忆起来的感觉反而越来越浓。

  9. 白羊座的女孩大抵都是如此:) 与外表不同内心通常十分细腻 我至今也记得十年前的那些小细节 同桌 一节课 一个瞬间 ······ “也许白羊座的字典里没有暂缓考虑,只有选择,或是放弃。也因此,那个字典里没有追悔莫及,只有回忆,或是忘记。”回忆那些美好的 忘记那些不堪的 这样的选择与放弃却能让我们获得更单纯的快乐:)

  10. 一点都不长~看了好几遍:)真是~最柔软的东西都留在那些青葱岁月啦~现在就是一没心没肺的准辣妈~:P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带宝宝回南京~带TA去附中转转~以后要宝宝回南京上学~现在小孩子的学习压力真是太重了好怀念我们那时候停课一星期做一把小锤子的时光哎哟不行想想以前~眼泪掉出来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