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锈红的盛夏 行走在布拉格 之四(完)

我忙不迭地钻进那条弯街。
倚墙的长椅,藤编的沙发,碎花的靠垫,看得人心里一阵欢喜。
这等温馨在英国是没的奢望的,即便有路边座椅,那也一定是防水的。

再继续走,游客不知怎的一下子都不见了踪影,旋即看到一处无人欣赏的风景。

街角出现一位热情奔放的美女,于是人又多了起来。

以为前面没有路了,走近了却是一番自顾自的小小天地,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旧城区有很多小木偶店,分为两种,好玩的和不好玩的。
不好玩的小木偶总是在睡觉,好玩的呢,总是在说话。

没有把一个这样看着你的小人儿带回家是一种很内疚的感觉。

旧城的南边紧接着新城,我对新城没有太大兴趣,只是想去那里看看盖先生。
原先在这里的房子二战时被炸为平地,战后布拉格政府希望有力量地重建这个角落,于是Gehry受邀。
他以一对美国电影里的舞伴为灵感设计了这座建筑,两位舞者的名字也是这座建筑的昵称Ginger and Fred的来源。

这个跳舞的主题有那么点无聊,倒是一位批评者的比喻有点意思“一个被捏扁了的可口可乐罐”。
一场破坏性的揉捏的瞬间,也是这块地方需要一个新建筑的原因,被这个新建筑定格下来了。
它没有把自己打扮成旁边建筑的样子,装作一切没有发生过,再同它们站在一起。

薄雾淡淡的新的一天的早晨,这一天,要和布拉格说再见。
又一次来到高地上,去探访占据着很好地势的修道院,Strahov Monastery。

在这里遇见一面特别喜欢的铁门,简单又聪明的设计。

这里的巴洛克教堂少了几分通常的神圣感和距离感,多了几分荷兰风俗画的市井味道。

凑近一点看。
大聚餐的场景,原本大家都是背着观众坐的,聪明的画家利用建筑设计了“台阶”,从台阶上去服务的酒保和女仆们使得正在享用大餐的人们纷纷回过头来。
这样面对面的感觉无疑增强了带入感,起到了吸引芸芸众生向往天国生活的作用。

踏着美丽的拼花石板路,离开。

沿着曲折的台阶,下山,在阳光还是倾斜的时刻。

一幕幕的场景,辉煌的,世俗的,喧嚣的,孤寂的,就这样叠合在记忆里。
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看得清晰,却触摸不及。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铁锈红的盛夏 行走在布拉格 之四(完)

  1. 铁门嘛,最正常的就是几根直的铁栏杆,可是这个呢其中几根稍微弯了一下,两扇合起来就形成了一个圆洞,没有多余的东西又很有效果。nächste station - Berli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