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锈红的盛夏 行走在布拉格 之四(完)

我忙不迭地钻进那条弯街。
倚墙的长椅,藤编的沙发,碎花的靠垫,看得人心里一阵欢喜。
这等温馨在英国是没的奢望的,即便有路边座椅,那也一定是防水的。

再继续走,游客不知怎的一下子都不见了踪影,旋即看到一处无人欣赏的风景。

街角出现一位热情奔放的美女,于是人又多了起来。

以为前面没有路了,走近了却是一番自顾自的小小天地,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旧城区有很多小木偶店,分为两种,好玩的和不好玩的。
不好玩的小木偶总是在睡觉,好玩的呢,总是在说话。

没有把一个这样看着你的小人儿带回家是一种很内疚的感觉。

旧城的南边紧接着新城,我对新城没有太大兴趣,只是想去那里看看盖先生。
原先在这里的房子二战时被炸为平地,战后布拉格政府希望有力量地重建这个角落,于是Gehry受邀。
他以一对美国电影里的舞伴为灵感设计了这座建筑,两位舞者的名字也是这座建筑的昵称Ginger and Fred的来源。

这个跳舞的主题有那么点无聊,倒是一位批评者的比喻有点意思“一个被捏扁了的可口可乐罐”。
一场破坏性的揉捏的瞬间,也是这块地方需要一个新建筑的原因,被这个新建筑定格下来了。
它没有把自己打扮成旁边建筑的样子,装作一切没有发生过,再同它们站在一起。

薄雾淡淡的新的一天的早晨,这一天,要和布拉格说再见。
又一次来到高地上,去探访占据着很好地势的修道院,Strahov Monastery。

在这里遇见一面特别喜欢的铁门,简单又聪明的设计。

这里的巴洛克教堂少了几分通常的神圣感和距离感,多了几分荷兰风俗画的市井味道。

凑近一点看。
大聚餐的场景,原本大家都是背着观众坐的,聪明的画家利用建筑设计了“台阶”,从台阶上去服务的酒保和女仆们使得正在享用大餐的人们纷纷回过头来。
这样面对面的感觉无疑增强了带入感,起到了吸引芸芸众生向往天国生活的作用。

踏着美丽的拼花石板路,离开。

沿着曲折的台阶,下山,在阳光还是倾斜的时刻。

一幕幕的场景,辉煌的,世俗的,喧嚣的,孤寂的,就这样叠合在记忆里。
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看得清晰,却触摸不及。

Advertisements

铁锈红的盛夏 行走在布拉格 之三

早上的阳光还没来得及照进这条小街,小黑狗已经跟着他的主人上路了。
对于一只小狗来说,摊上一个勤劳的主人也是一种命。

踏过这段石板路,就来到了昨天傍晚过门而不得入的Church of St Nicholas。
St Nicholas大家都不陌生,他还有一个名字叫Santa Claus,就是圣诞老人啦。

巴洛克教堂的建筑和绘画都极尽所能地展示天国的美好,以纯净祥和的景象呼唤世间众生。
在这里,绘画以建筑作为依托,建筑由绘画增强层次,于是画中的景象和真实的场景会产生混淆,这种混淆对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向上的升腾感。
人是应该有所敬畏的。
对于我来说,是敬畏未知。

往Old Town的方向走,路上看到一位长得很有喜感也很捷克的人。
这样的长相,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装束,一定会招徕很多生意。

今天的重点是Old Town,却先来到河西的Little Quarter是有原因的,因为想走过Charles Bridge到达Old Town增加仪式感。
到了桥上,熙熙攘攘,没有一寸空地。
仪式感没有,旅游感倒是很多。

我不喜欢人多,即便自己也是其中一个。
于是买了一张明信片寄给自己,神游一下人还在睡觉只有神在的时刻。

一到达旧城广场,我们就迫不及待地直升Old Town Hall Tower的顶层露台。
没有多少城市是经得起俯瞰的,而布拉格是最适合俯瞰的。
这条从广场上自然弯进去的小街,我自从在家里翻看DK到现在已经觊觎很久了。

我经不住想伸出手去,触摸她的起伏。

让我心动的一抹铁锈红,就这么挥洒出去。

回首再看一眼,想把这盛景留住,镶一个相框,存在记忆里。

出得塔来,看见无数游客在向我们行注目礼。
两秒钟之后我们回过神来,一定是快到整点了,大家等着看塔下方15世纪的Astronomical Clock的报时表演呢。
我们立即自觉加入倒计时大军,刚站稳,十二点到!
首先,钟右边的死亡化身(骷髅)拉了一下他右手上的绳子,左手捧着一个沙漏;接着,钟上方的两扇蓝色小门打开,耶稣的十二门徒在圣彼得的带领下依次亮相,从左门出来右门转进去;死神旁边的土耳其人一直晃着脑袋;最后,随着一声公鸡啼鸣时针推进至整点。

被死亡提醒过的人们随后散去,各自去过他们接下来的日子。

铁锈红的盛夏 行走在布拉格 之二

我喜欢布拉格,很大程度上因着这童话般的大屋顶,好像做蛋糕的人慷慨地多浇了些巧克力在上面。
如果来到一个城市不知道去哪里欣赏街景,那就找一家好旅馆或是好餐厅吧,因为他们总是霸占着最佳观看点。
Prague 19 resize

下面是谁家的果园,层层叠叠,从皇城根儿延伸进自己的宫殿?
Prague 20 resize

Ledebour Garden, 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原型,加上巴洛克的装饰。
如今主人已经不在,每个普通人都可以来欣赏曾经专属于贵族的美景。
高低错落的露台,变幻着城市的形容。
Prague 21 resize

不知不觉已来到山下的Wallenstain Palace and Garden,St. Vitus’s早已被我们留在了远远的高处。
SONY DSC

他们在想什么?生三个小宝,快乐地变老。
Prague 23 resize

傍晚时分,天空飘下细密的水珠,也是我们此行遇到的唯一一场雨。
我问石板路你最爱谁?他说我最爱湿答答的空气。
波西米亚女人纵有万种风情也是不穿高跟鞋的,原因就在这里。
Prague 24 resize

沿着Vltava河散步回旅馆,天色渐暗,一路向南。
Prague 25 resize

路上有一队企鹅同行。
Prague 26 resize

还有三个人在路边说话。
Prague 27 resize

晚安。

铁锈红的盛夏 行走在布拉格 之一

布拉格是浓重的赭红,被些许的铜绿支离,萦绕着几缕灿金,又笼罩上一抹烟灰。
一个来自波西米亚的没落贵族,泛旧的华丽衣袍,裹着不以为然。
Prague 01_resize

我猛一抬头,好像偶遇Sabina。
白色的脸庞,或是白色的衣裳,一瞬间就消逝了踪影,也许那只是风中的几个烟圈。
Prague 02 resize

不要太入戏啦,来一份温暖的Beef Goulash吧。
软嫩酥香的牛肉,盛在黑硬的面包里,配上一卷鱿鱼,几片onion,还有parsley。
吃得连碗都不剩了,说得估计就是这道菜。
Prague 03 resize

第二天一早,天气晴好,我们去山后拜访Villa Müller。
即兴登门,万万不可。有意请预约,非诚勿扰。室内不许拍照,诚也不能扰。
我对Loos有过一些误解,也有对把他放在对Corbusier最有影响的位置上的一丝不解,此行我一一忏悔。
Decoration和ornament,卢斯反对的仅仅是后者。
现代建筑 vs. 大众传媒,Loos抹去了一切轨迹,Corbusier保留了蛛丝马迹,他们究竟想让我们看到什么?
Prague 04 resize

在屋顶平台透过景框看出去,St.Vitus’s Cathedral露出尖顶。
下一站,我们就去那里。
先别忙进去,在北墙边儿排个队。
Prague 05 resize

里面有外面猜不透的曼妙,比如这几面颜色无比明朗清透,画面无比生动鲜活的stained glass。
我不想挪步,再让我看一会儿吧。
Prague 06 resizePrague 07 resize

还是出来了,出来也有里面看不到的精彩。
南墙绚烂的Golden Portal,曾经的和如今特殊场合的主入口。
精致的扇形肋支撑起并排三座哥特式尖拱,共同组成“金色门廊”,很少见的做法。
Prague 08 resize

拱门上是14世纪威尼斯艺匠的马赛克拼贴“最后的审判”。
Prague 28 resize

我喜欢历史以某种非语言的方式被记载着。
可是,我心爱的阳光哪里去了?
Prague 29 resize
 

啊,阳光来了!
Prague 10 resize

Vladislav Hall,会让人屏住呼吸的美丽。
哥特式肋拱来到布拉格,幻化得如此婀娜。
Prague 11 resize

还有通向这座大厅的跑马梯,因为Vladislav Hall大到可以进行马术表演喔。
Prague 12 resize

城堡区有一片正在动土。
这位同学,请问你是考古系的学生还是建筑系的学生?
波西米亚女人永远给你好看的风景。
Prague 13 resize

好多人啊,还有依城墙而建的蛋糕一般的袖珍小房子。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Golden Lane了,自中世纪以来先后住过城堡的卫士们,金匠们(也是名字的来源),穷困潦倒的人们,还有作家们。
卡夫卡曾经在22号小住过一阵。
Prague 14 resize

现在呢,这是欣赏和选购小手工艺品的好去处。
Prague 15 resize

走累了吧?坐在城墙上说几句悄悄话。
Prague 16 resize

或者找片树荫,坐下来补充一点能量,前面还有更美的风景等待发现。
红黄蓝绿,这是怎样的默契。
Prague 17 resize

我想,我是喜欢布拉格的。你呢?
Prague 18 resize

一些优雅的,一些可爱的,一些偶得的

我知道我该发游记的,可是我还没开始写呢,我连照片都还没有整理好呢。

刚才又看到有陌生的朋友说一直喜欢看我的博,心里挺美,于是决定把昨天在家里四处拍的照片贴出来。

1 cat_resize 
后院藏进了房子的阴影里,只那么一角留着阳光。
于是一只猫毫不客气的来了,还躺下不走了。
她很会享受生活,不是么?哪怕只有那么片刻的阳光,哪怕只有那么一小角的温暖,哪怕,那是别人家的院子。

3 houses_resize 
英国小房子里的英国小房子。

2 vase_resize 
她曾经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店里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还仅此一个。
她像一支花骨朵儿,带着高脚杯的气质。
她的颈部和底盘是空心的,所以她不太愿意当一支高脚杯。

6 giraffe_resize
大家好,我是长颈鹿,我来自布拉格。
楼下的,你是谁?

7 giraffe_resize
大家好,我也是长颈鹿,我来自爱丁堡。
虽然我很胖,嗯,应该说很圆,脖子还很短,嗯,应该说没有脖子,可是大家还是知道我是长颈鹿。
楼上的,你有什么意见?

8 dog and cat_resize 
他们俩原来不认识,在布拉格的时候一个住楼上一个住楼下。
是我硬把他们俩撮合在一起的,他们觉得现在这样过也不错。

9 woodpecker_resize
大约你们也看出来了,布拉格盛产木制小玩偶。
这个啄木鸟可是有真功夫的,一拨弄他,他就会哒哒哒得啄着木棍下来。

13 parrot_resize
既然啄木鸟会啄木,那鹦鹉自然会学舌啦?
如果事情都可以这样推断,那世界会简单很多。
她只是会飞而已。

4 pad_resize
你最喜欢谁啊?我最喜欢Scottish Terrier,大家都亲切地叫它Scottie
其实这个是餐垫来着,我拿它当鼠标垫。
抢扭的瓜有的时候也是甜的。

15 three in one
5 LAMY_resize 
三合一的旅行餐具和LAMY圆珠笔,我无法抗拒的made in Germany
另一个无法抗拒的是made in Japan
这个似乎不怎么动听,可是事实为什么要动听呢?

14 London_resize
MUJI的London,填满楼梯边上的三角地带刚刚好。
友情提醒:那个太阳其实是Royal Albert Hall

12 board_resize
过两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因为我会把一些写着潦草字迹的,画着潦草图案的,不那么中看的东西,统统钉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