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此时

四月总会让我很善感。

过几天生日,而他在我生日前出差,生日之后回来。
他说,我在家里藏了礼物,你找找,十分钟找不到我告诉你。
我笑,自己的东西在哪你都找不着,还想藏东西把我难倒。

昨晚和朋友们去Queens’ Easter Formal,回到乱七八糟又空空荡荡的家里,自恋一下下。

一个人的时候,不觉得是一个人,更像是半个人。
两个人才觉得自由自在。
我并不害怕寂寞,孤独更佳,我只是喜欢被触动,被感染,被激发。
也许得到的这一切正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既得之,当别无所求。

一路走来,有欢歌,自有悲寞,有琴瑟,自有协和,有狂喜,自有泪落。
生命的下一年,我迫不及待得想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然而,我又不在乎究竟会发生什么。
欢愉是纯真的,如同生命之花,当大方播撒。
悲伤是高尚的,仿佛生命之水,要自私珍藏。
而那宇宙间片刻的至深的孤独,是智慧之光。
值得感激的生命之重,将我们深深按压在这片土地,于是苍宇间留下我们来过的痕迹。

许下一个不可实现的愿望,带上满腔的实现它的热情,前行。
不问来时路。

最近活动

这个冬天特别长,不过再长的冬天也会过去,喏,春暖花开了。

 

积攒下来的几个展览,一个一个看过去。

 

 

 

 

 

 

 

 

 

 

 

 

 

 

Who: Hussein Chalayan
What: From Fashion and Back
Where: Design Museum
When: 22 Jan – 17 May

中文译名是侯赛因-卡拉扬,按照读音更接近胡赛因-沙拉彦,当今T台上最闪耀的设计师之一。材料的创新运用,加上一丝不苟的传统裁剪,再融合对新技术的独特视角,他的作品游走在哲学,人类学,建筑学,历史学,科学和技术之间,不断探索和延展着时装的边界。不要忘记标号为T的展品哦,不是一件garment,而是来自Chalayan家乡的Turkish coffee 🙂

一直在关注一些兼做时装设计的建筑师(我很庆幸这事儿反过来就很不靠谱),有建筑感的时装设计,以及糅合其它艺术门类的建筑写作。

 

Who: Andrea Palladio
What: His Life and Legacy
Where: Royal Academy of Arts
When: 13 Jan – 13 Apr

Palladio的展览带我回顾了07年夏的意大利之旅,我想起当时很受启发地拍了很多照片,想着回去写几篇小短文。当然后来没有写,一种欠债想还又没钱的感觉涌上心头。

每次看展览都会有一些展览之外的感动,比如看到很多拄着拐杖坐着轮椅的长者眯着眼睛费力地看,我真恨不得把墙上的画扯下来捧到他们面前,我想Palladio也不会介意吧。然后我就在想一个关于passion究竟能带来什么,该怎么样的问题,结论是高潮固然美妙,一次太少,持久才是王道。

不要瞎想,走,顺着黄线,去看柯布。

 

 

 

 

 

 

 

 

 

 

 

 

 

 

 

 

 

 

 

 

Who: Le Corbusier
What: The Art of Architecture
Where: Barbican Art Gallery
When: 19 Feb – 24 May

伦敦没有比Barbican更适合展柯布的地方了。我很喜欢Barbican,每次来都为之一震,好像城中城,理想国,现代主义宣言的实现。但讽刺的是,我并不想住在这里。

在巴黎花6欧买的大poster在这里的shop卖30镑,真不枉我一路背回来啊。还有Corbusier-style的黑框圆眼镜,纯手工,很精致,只要260镑,各位男士可以考虑,我还想继续走淑女路线,还是等有了钱把标价2400的躺椅搬回家。

 

 

最后,Tate的大厅中央拉上了帘子。这次的Unilever series很不纯粹,我更喜欢这个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