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景

回南京,去苏州,再去香港。

当周围的人渐渐疏离,行走间不再会触碰;

每个人肩上新款的Fendi,Gucci换成了泛旧的书包,掌上的手机换作了厚厚的书;

温度降低到脑子猛然清醒。

我又回到这里了。

这个安静得可以听见自己心跳,透明得可以望见天堂的地方。  

睡了一场中国觉,又紧接着睡了场英国觉。

当我意识到该为2009做些准备的时候,已然是她的第一个日子。 

走在湿润的空气里,好像伸出双手转一下,就可以拧出几滴水。

我听见那个声音: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情人。

不食烟火我做不到,我很贪婪,这个那个哪个都想要。

远方太远,能不能到达我不知道。

今天我在走,路的两旁有风景可看,身边还有人陪伴,我只知道这些都很重要。

人生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但是一生只能走一条路。

 

两张近照,一张不对焦。

不然怎显得我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another pair:

at Suzhou vedioclip

Advertisements

9 thoughts on “应景

  1. 看你这篇文章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你大一军训的时候,在文园食堂二楼戴着军帽吃饭的样子。。。这个Contrast有些雷人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