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绝拍砖扣帽 ^_^

 

我们有自己的观点,经过思考的也好,被灌输的也好, 别人也有别人的。这些观点可以有天壤之别,但是我们应该互相尊重。你可以举着自己的旗帜奔跑,这很让人感动,但是如果你撕毁别人的旗帜,我就不能够赞同了。你可以喊出自己的声音,喊多大都可以,但是你制止别人喊出他们的声音,仅仅因为别人和你的观点不一致,我也不能赞同。你可以拒绝使用某个国家的商品,这无可厚非,但是你制止别人使用,甚至看见别人使用就骂人家祖宗八代,我就不理解了。

 

一个国家可以为了这个国家的利益在世界格局中争夺一席之地,可以捍卫主权,可以坚持统一,甚至可以去争夺便宜的石油,去争夺优厚的港湾。这是一个个国家机器在世界舞台上的运作,成者立足,败者出局。这不是也不等于国民与国民的对决,也不是国民内部的对决。比如A国很发达B国很落后,A国使用B国的廉价劳动力,但是A国的国民会对B国的国民做慈善,这不是虚伪,国家之间的行为和游戏规则与国民的人性无关。

 

不要跟我说哪里自古以来就是哪里的一部分,所以将来也是。这对于我来说是一句没有逻辑的口号。自古自多古?世界格局从来风云变幻。只有当前的,没有应该的;而存在的,不等于是合理的;合理的,也不等于是不可以改变的。作为一个国家,应当捍卫主权,应当坚持统一,这是国家利益决定的,不是真理决定的。作为一个个人,我们应该认识到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什么是唯一正确的。一部分人的利益被满足的代价,永远是另一部分人利益的损失,作为一个国家,可以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牺牲小部分人的,但是那大多数人不应该认为这就是天经地义的。

 

一个地方有了自己的声音,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有这个声音,而不是告诉他们你们不许发出声音,你们发出的声音是错误的,我们要用我们的声音压倒你们的声音。没有什么是错误的,任何所谓的错误之上都是先有了一个标准。

 

 

25 Apr 补充,回帖里的,拿出来放在这:关于爱国

爱国于我,是一种对于自己本源,对于文化,对于语言及语言所隐含的思考方式,对于父母亲人及他们的本源,对于成长的环境的一种认同,这对于我是很根本很难改变也是很个人的。我相信即便都是中国人,这种情结也是个个不同的。我很难把这种情结和国家是否强大,和国土疆域,和执政党联系在一起。我生活中周围的人,我也会把他们当成个体来看待,也许他们会因为来自一个种族或一个国家呈现某种共性,也许他们的国家在某方面很强大或是很弱小,但我不会因此把他/她国家的图景映射到他/她的身上,除非他/她一直不断地用行动或是语言提醒我他/她是哪国人,而这很可能引起反作用。我有个希腊同事总是跟我说这个这个那个那个最早都是我们希腊人发明的;我有个美国同学曾经说我们美国人走到哪里别人都不会质疑我们的财力,因为我们是美国人(说话时右手放在心口,眼睛望着远方),而他就是一个穷学生。希腊的文明够古老,美国的如今够强大,他们的每一个国民能够因此而赢得全世界人发自内心的认同么?

吃喝玩乐暂告一段落

 

昨天去伦敦的Sadler’s Wells看了云门舞集的Moon Water。喜欢他们了好几年,好几个月前就订好票了,终于亲眼看到。巴赫大提琴组曲与中国太极技艺的美妙结合,动与静的和谐统一,敏捷与柔缓的行云流水,个人表达与群体叙述的起承转合,一切承载于镜与水的对话交融。他们获得了来自一贯拘谨的伦敦人的 long standing ovation。

还顺便去了Covert Garden逛它怎么也看不厌的小店们,去British Museum看了展览,最近有一组中国的花鸟画展,还有美国情景展。吃了特别有营养的Food for Thought和美味的Yo Sushi。为了进一步鼓舞烹饪热情,买了爱心锅准备煎爱心鸡蛋。 一天结束,大美无言。

自此,吃喝玩乐暂告一段落,未来的日日夜夜献给我尚无踪影但终将无比可爱的First Year Report。话说其实才过了半年多一点而已,下个月就要交report了。回想此半年,本人似乎做了不少事情,看了不少书...嗯,看了一些书,去了不少地方,且研究的道路上心路历程转折颇多,此处不一一赘述。

  

以上照片转自poco,偶没有偷拍,拍也拍不好。

 

英国怎么还是这么冷

一周前的白玫瑰如今已盛开

Live Tokyo

 

在这个四处呐喊,一片红色的时期,如果我说我喜欢日本的很多东西,实在是一件不合时宜又很招扁的事情。但是东京真的感动了我,从表参道到六本木,从上野到浅草,从代官山到后乐园,从原宿到银座。她运转高速却又娱乐无限,密度超高却又便捷通畅,人口众多却又安静整洁。东京给了我一场视觉盛宴,从一朵小花到一整条街道。东京向我翻开了厚厚一部作品集,从丹下到黑川到稹文彦到伊东到隈研吾到妹岛到安藤,再到Herzog & de MeuronPianoMVRDV。我欣赏一切懂得尊重美,欣赏美,维护美和创造美的人,在日本,我看到了很多这样的影子。

 

我想有的时候我们都没有给自己了解真相的机会就轻言喜恶了,就激动起来了。

 

照片整理一点发一点吧,太多了。这次折腾的地方太多,又是一个人,所以没带DSLR,全靠我的超Q小白了。亏了没带大机器,不然我在上野公园的台阶上滑下去的时候它就得死在那了。我的身体好健康啊,虽然过了15秒才爬得起来,虽然半身不遂四个字在脑海里瞬间划过,但是我爬起来就立刻开始拍旁边的樱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