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物志-之二

今年的圣诞无比的恬淡悠闲,满足对假期的一切定义。在温暖的家里,看窗外寒枝轻摇,真是恋物者赏物的好时光啊——

   

Furla家的项圈,粉色的皮绳拴住粉色的蝴蝶,有点铿锵玫瑰的感觉;

Folli Follie家的戒指,纯白的蝴蝶服帖地落在中指上,真是清纯妖艳啊^-^;

威尼斯的项坠,来自以烧制彩色玻璃著称的Murano岛;

Cambridge Botanic Garden的首饰盒,盒身和盒盖分别由半个橘皮压成,一打开就有清香的橘子味弥散开来。

Burberry-holic继续敛物,多么exquisite的小丝巾啊,琢磨着配我的各色小西装好像都不错;

还是B家的cashmere长围巾,那就配我的各色风衣吧;

超大的Thai Silk披巾的冰山一角,往身上那么一披,立马高贵度增加10%,年龄增加20%^-^;

缀满小贝壳的奶白色长丝巾,走起路来就像挂了铃铛的猫。

来自曼谷Jim Thompson家的小象,它的翘鼻子,大耳朵,小粗腿是多么的可爱啊,她还有个可爱的小屁股。Jim Thompson是来自美国的建筑师和商人,二战中来到泰国,在那里定居并且将泰国的建筑艺术和精致织品传播给整个世界;

来自吉隆坡的面具,用椰子最外面一层松软的壳绘制而成;

同是来自吉隆坡的果篮,或者说果盘,是用一片整木头螺旋形雕刻出来的,very smart。

Sony可爱小美女,我的新宠;

Spalding的diary,伸缩笔,来自吉隆坡双塔的gift shop;

最后,Camper家的鞋都是快乐的鞋,我觉得每一只Camper的鞋都是一个笑脸。一双好鞋带你去想去的地方,一双快乐的鞋带你走快乐的路^-^

Advertisements

关于日本•无关日本

今天是个对于南京人来说特殊的日子,我看见许多昔日同窗的空间里签名里都出现了“勿忘国耻”之类的字样。我也想说点什么,但我想说点别的。

 

身为南京人的我也被灌输了同样的仇恨,但是仇恨自古以来就没有真正解决过问题。一个充满仇恨的人只会成为一种武器,也许有一天会击中所谓的敌人,但是代价是自我的毁灭。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仇恨只会带来一场人性的毁灭,或者说另一场人性的毁灭。

 

一个人如果向我提到日本的现代城市和建筑仍然是那么的日本,而中国的现代城市和建筑却已经越来越不中国了,是比提起南京大屠杀更让我心痛的。就好像一个人一直充满着仇恨,在复仇的那一天,他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中国正在丧失着民族的identity,比任何屠杀更快速,更骇人。

走走停停

旅行的时候,觉得整个世界真实地存在着;

研究的时候,觉得惟有自己真实地存在着。

 

旅行的时候,在路上搜罗一切,唯独丢掉了自己,丢掉寻常的自己,成为一个单纯的陌生人;

研究的时候,是脑海里的天马行空,语言,文字,数字,图像之后,是单纯的孤独。

 

喜欢research这个词,一切秘密皆在re  search

 

英国这么小的地方盛产学者,多亏了她的天气。下雨日,读书时。阳光充沛的地方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Hawaii scholar? 听着就像个笑话。

Some Moments -2- Bangkok and Ayuttahaya

Temple of Dawn @ Bangkok  

Five windows of Lacquer Pavilion, Suan Pakkad Palace Museum @ Bangkok  

House 4, Suan Pakkad Palace Museum  

A Thai styled garden house designed by an American architect and businessman — Jim Thompson   

Wat Pho @ Bangkok

Grand Palace @ Bangkok  

A lazy evening in the hotel, lying on a chaise lounge, watching bf swimming  

Wat Ratchaburana @ Ayutthaya  

Wat Phra Si San Phet @ Ayutthaya  

Wat Mahathat @ Ayutth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