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欲的起伏涨落

昨天去伦敦办事,正好Harrods百货就在附近,于是顺路逛了过去。刚走到店门口,便看见极有贵族气质的一家,一个约摸四岁的小男孩和一个五岁的小女孩穿着淡蓝色薄呢 小礼服,配着同样质地的帽子或头饰,前面是他们的妈妈推着婴儿车。男友顺手帮他们撑着门,那个小女孩极自然地做了一个伸手半蹲颔首的感谢姿势,像个优雅的小公主。

 

逛这个以各种奢侈品应有尽有著称的英国老牌百货店,会对人的价值观产生振颤,尤其是我这种辞了工作读书的人。不闻到那么多香型,也不觉得自己香水少;不看到那么多款式,也不觉得自己衣服少;问题是不看到一些品牌的专柜,不觉得近在咫尺立马就可以买到。在Tiffany边转边琢磨着要不要再买一条她家的项链,然后转着转着就转到De BeersDe Beers家的东西有标价的还算目前我能买得起,大部分其它都是没有标价的。我心里想着现在想买Tiffany是因为我觉得可以随便买买,等到我觉得De Beers也可以随便买买的时候可能就不想戴Tiffany了,再然后呢我就会连De Beers有标价的也懒得一看了,专门让人家给我看没有标价的,那时候逛商店还有什么意思。

 

Harrods的很多顾客都看起来随时可以一掷千金的样子,但是像进门时看到的那家人那样有出众气质的并不那么多。其实想想,钱能买到的东西都不值钱的,喜欢又买得起的就随便买买,买不起的就随便看看,都是没什么所谓的事情,也不能改变什么。

 

后来去AA听了Tschumi的讲座,去晚了只好站着。和一大群热情的学生一起站着听了一个多小时的讲座,物欲基本上没有了。晚上回到家里,想到下个星期要去新加坡,于是乐颠颠地开始列购物清单。去新加坡参加24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ssive and Low Energy Architecture,做一个关于Daylighting in Art Museums20分钟presentation,然后尽情享受冬天里的夏天。

 

ps 我好喜欢HERMÈS网站风格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