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

小学的时候,我的理想是当总经理,那时候周围小朋友们的理想都是老师,医生,解放军什么的,还有科学家。妈妈问我,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我说不知道,无所谓,反正我是总经理,做什么我说了算。后来有了星座一说,我发现白羊座的一大特点便是“冲动爱冒险,自我意识强烈,自信并且固执”,于是我的理想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的第二个理想紧随其后,并迅速被扼杀在母爱的摇篮里。当时我胳膊长腿长(当然现在也是),在音乐课上跳舞跳得像模像样,大家都说我应该去练舞蹈或是艺术体操。我拉着妈妈去少年宫报名舞蹈班,妈妈在窗外看到老师把一个下腰下不下去的小女孩一把压了下去,然后拽着我的手就回家了。直到现在我看到电视里有人跳舞仍然不自觉得去模仿,我觉得那是一种欲望,与生俱来的用肢体表达情感的欲望。如今的我想当舞蹈家是无稽之谈了,不过如果我女儿要去跳舞我一定不心疼她。

 

舞蹈没学成,我衍生出短暂的想当时装模特儿的念头,当然很快地在我意识到自己不可能长到一米七八的时候自生自灭了。为什么一米七八呢?因为那是当时国际名模的身高要求,可见我是一个一旦发现自己做不到最好就立刻放弃的人。

 

后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从初中到高中前期吧,我很想当一名知性节目主持人,并且计划考入国际新闻系或是外语系,因为当时我喜欢的主持人杨澜和许戈辉都是外语系毕业的。现在这虽然已经不是我的理想了,但是看到有气质的女主播仍然会因此爱上她们的节目,并且有意识无意识地看着很多女主播们的自传,文章,甚至掌握她们所有的八卦。在以主持人作为理想的时期,我是很喜欢表达自己的,而那之后,我变得不那么愿意多说话了,不知道哪个是因哪个是果。

 

高二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建筑师这个行当,并且认为它无比的适合我。我想当建筑师的起因是看了《建筑大师贝聿铭》,得到升华是看了《梁思成和林徽因》,那些书中描述的情景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成为我埋首数理化时的一个个驿站。不过八年(八年?!)前的我并不清楚建筑师,建筑大师和建筑学家三者之间的关系,所以才只是把建筑师当作理想,并且进入了一个培养建筑师的学校。不过想来如果那时无比用功,又有好运气考进清华,提前数年认识他成为他的学妹,八成现在是另一番情景了,也未必会比现在更好。并且我的母校也还是有它可爱的地方,只是当我想起母校这两个字眼的时候,心中温暖地浮现出的是附中,而不是东大。

 

各种理想陪伴着我走到今天,而现在的我却开始回避理想这两个字。我渐渐发现很多事情之间的界限是那么模糊,我所期待的也并非那些事物本身。与其做一个有理想的人,不如做一个有理想的生活状态的人。

 

今天是教师节,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布置过这个作文题的老师。 

Advertisements

13 thoughts on “我的理想

  1. 虽然不同星座,但还是好多共鸣喔~
    在想当建筑师前,也是想做主持人的。
    不过早在初二就看上了建筑,然后喜欢了林徽因。
    “八成现在是另一番情景了,也未必会比现在更好。”我经常说的:-)

  2. 神哪,不会也是nsfz的吧。我从附中的图书馆开始着迷于建筑的方方面面~可惜现在还在向建筑努力中~
    说到母校,我也会感到附中的温暖,而非现在的南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