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夏

徐静蕾的小加菲猫居然和我以前的猫叫一样的名字—-丢丢。说起丢丢我想起大五的时候,有一次我气得坐在床边的地上哭,她听到声音跑过来,然后边睁大惊恐的眼睛边往后退,一直退到衣橱底下,躲在里面瑟瑟发抖不敢出来,害我晚节不保,带着眼泪笑噗出来。我哭得挺淑女的,怎么就把小家伙儿吓成那样?!

 

~~~~~~~~~~~~~~~~~~~~~~~~~~~~~~~~~~~~~~~~~~~ 脑袋一热的分割线 ~~~~~~~~~~~~~~~~~~~~~~~~~~~~~~~~~~~~~~~~~~~~~

 

过几天去奥地利,然后意大利。一定要好天气啊好天气,穿裙子戴墨镜的那种好天气,不要学今年的英国,不然我初夏置的新装就要直接进箱子了。商店的summer sale持续了好久,因为大家渐渐发现没有买夏装的必要了,都在盼新冬装上市了。 

Advertisements

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

前一段时间除了公司和学校的工作,又陆续给自己找了太多的事情,于是这段时间忙得团团转了。睁开眼睛全是事儿,闭上眼睛全是deadline —— 七月初,七月底,八月中,八月底,十月底。不过还好都有看得见的诱饵,九月底十一月底分别有两次academic travel,得到了一些著名建筑事务所的非公开资料(比如很多Steven Holl的水彩),明年年初还有个好玩的,暂时不说,说出来就不灵了。不过这些日子还是心里一遍遍默念:等过了十月底,再大的诱惑我也不出山了,好好休息一下,静下心看看书。可是十月初一个长期计划就要开始了,大约是刹不住了。这两个月噼里啪啦,一写就是万八千字的paper,还有万八千字在前面等着。我这样自觉自愿写paper的“人才”不去读PhD真是亏了。

在我忙得头上冒烟儿的时候看到了一句话: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这句话被时刻警惕自己变成工作狂的我认为是很有道理,并且立马付诸实践——放几天小假去London和Oxford,逛街,逛公园,看展览,看建筑。

突然觉得人生最大的幸事之一便是你所从事的职业融入了你的生活,于是工作和休闲的界限变得不再那么明显,生活点燃了工作,工作充实了生活。近来我又慢慢在其中融合了自己的道德理想和社会责任,于是觉得自己在做一系列对人类有益,又让自己开心和满足的有趣的事情。

话说回来,我要继续休息半天。天大的事情明天再说,今天下午本小姐看韩剧!

心不在焉_resize
心不在焉_resize
心不在焉_resize
心不在焉_resize
心不在焉_resiz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