馅饼的故事

 
硕士时的导师得到了一个新的research project,于是系里需要增加一个新的part-time researcher, 他问朵朵愿不愿意来做。朵朵一听可乐坏了,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嘛,又可以回到校园生活了,还成了系里的小staff。还没回过神儿来呢,他又说还有个正在进行的project,可以一起做,问愿不愿意边做这两个project,边读自己的PhD, 只要题目相关,PhD可以算full-time,而且有full-funding。朵朵被馅饼们彻底砸晕了,醒来之后就乐颠颠地跑回公司辞职
 
谁知两个director听了立马语重心长地劝说不要离开architecture practice去做research,朵朵是适合做design的人。接下来先是充分肯定了朵朵过去的工作和能力,然后说下个月就要涨工资,最后说以后多给做设计的机会。总之,‘We want to keep you, even half of you. 朵朵想了想,也真是不想离开practice好几年,何况老板这么给面子,还不得赶紧兜着。可是那边机会又失不再来,于是脑袋越来越大
 
bf几番商量,并反复思考一个问题:“PhD究竟会给朵朵带来什么?”还有些连带问题,比如说我们家已经有一个PhD了,两个会不会太吓人?朵朵想读PhD因为喜欢学习和思考,那么读PhD是最适合朵朵的学习方式么?朵朵喜欢做design,也喜欢做research,这样的喜好会不会因为几年的PhD而失衡呢?PhD过程中不可预见的痛苦,朵朵愿意去承担么?
 
在对美好未来的计划中,在对自身能力与爱好的再认识之后,在人情与金钱的诱惑里,在困难的威吓下,朵朵暂时把PhD搁置在了一边,决定开始part-time researcher + part-time architect的理想生活。
 
从下个月开始,朵朵每周一半的时间去系里,一半的时间去公司,娃哈哈哈!
 
Advertisements

Easter Archi Trip

 
复活节之旅归来,所游建筑无数,照片2000张*2,缓慢整理中,发几张人物照娱乐一下。
 
继续迎接馅饼,生活“巨”变中…
 
 
 

馅饼的故事(待续)

 
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朵朵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又掉下来一个。
先去玩一圈 Brussels-Bruges-Ghent-Lille-Paris
回来再看馅饼们是不是真的砸在了朵朵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