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不搭嘎的

 

我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懒人,后来慢慢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勤奋的人,上班之后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一个懒人。每个星期五的下午都高兴得不得了,回家恨不得都用飞的。可是星期一一次星期一吃早餐时,广播里传来歌声Just another many Monday, wish were Sunday…真是唱到我心里去了。 ………………………………………………………………………………………………………………………………………………………………………………… 

本周五忙完这个项目Planning Application的图和Stage D Report我就要离开这个组,转去直接在director手下做别的项目了。高兴在可以多学到好多东西了,难过在没有懒可以偷了。公司的RED (RMJM Environmental Design) team组建,成员是五个Cambridge不同时期同一课程的毕业生,估计学以致用就是这样了。 

 …………………………………………………………………………………………………………………………………………………………………………………

2007年没有目标没有计划,只希望把想看的一大堆书能保持每天晚上都看一点,能抽空回学校听些有意思的讲座,天暖起来之后休几个小假去旅行。如果还能写些paper,参加一些conference就太棒了不能想太多,不然就是有目标有计划了。 

 …………………………………………………………………………………………………………………………………………………………………………………

今天,在公司里工作了11年的秘书要离开了,director和大家都觉得很难过,她临走时捧着鲜花和礼物,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我当时脑袋里蹦出来两个念头,都很残酷。一个是明天她的座位上会坐一位新的秘书,这就是现实,你今天离开了,不论大家多不舍,明天你的座位上就会是一个有着相似资格的人。另一个是快毕业时,一位housemate说他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待很久,否则离开的时候会舍不得,舍不得那里的朋友,舍不得那个地方。所以说要适时离开,保持嗅觉敏锐,神经大条。

 

Advertisements

回南京,回剑桥

 
12月初,我和剑桥的朋友们说:“我要回中国啦!”;12月底,我和南京的朋友们说:“我要回英国啦!”
 
踏进南京家门的一刻,我面对着爸妈:“啊,我到家啦!”;打开剑桥家门的一刻,我拿着手机:“爸爸妈妈你们放心吧,我到家啦!”
 
多好的旅途,总是回程;多好的地方,都是我家。
 
它们之间的距离是一本书,加两次免税店购物,再加三部电影,外加几次发呆,几个小盹。
 
在南京,我可是一个大闲人。逛完公园逛商店,逛完商店逛马路;吃完大餐吃小吃,吃完小吃吃零食。两个多星期的时间里,我几乎中断了大脑的一切思考活动,享受纯粹的物质快乐。
 
这次回去原本有几个并不急迫问题,只是最终带了回去,又带了回来,然后我决定不把它们当作问题,因为我在飞机上想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人走到哪里,她的世界就在哪里;两个人走到哪里,他们的家就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