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典礼 Congregation 11.11.2006

从入学那天起就在所有正式场合穿着黑色长袍(gown,今天终于披上了兜帽(hood)。Hood的颜色根据学位:M.Phil.是蓝色,Ph.D.是正红色,M.Law是浅红色……而在剑桥本科毕业的学生则一直披着白色毛边的hood,并且将gown两侧的黑色缎带露出,其他学生必须藏起。

毕业典礼一年十多次,学生根据自己的时间向所在学院申请。仪式在一座建于18世纪的参议厅(Senate House)举行,学生按照各自的学院排成小方阵,一般一个学院每次十人左右,按照学院创立的先后顺序依次在Senate House正门前等候。客人事先进入落座,可以观看到仪式的全过程,但室内不允许拍照。整个仪式一直沿用圣三一式(The Trinitarian Formula, that is a Christian procedure, in which you accept your degree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the Lord and Holy Spirit.)——毕业生由各自学院的Praelector(专指牛津,剑桥在毕业仪式上引领学生的人)引领着依次进入参议厅。然后学生2个或3个一组,由Praelector引到坐在中央主座上的副校长(Vice-chancellor)面前;这时Praelector伸出右手,让学生分别握着自己的一个手指,并向校长用拉丁语申请授予学生学位;之后,学生依次上前跪倒在校长面前,双手合十,校长则用双手从两侧夹住学生的手,并用拉丁文宣布授予学生相应的学位;学生起立后退并向校长鞠躬致谢;最后从Senate House的右后侧门走出并得到学位证书,在南侧的方形草坪上互相亲吻祝贺。

Advertisements

Irreversible

今天中午环视了一下office里的人,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二十多个人男女比例相当,年龄结构相似,可是男士中大部分已婚,其中多半有了孩子,而女士中绝小部分已婚,只有两个有了孩子。

然后我突然意识到,当前的日子并不一定是我从今往后的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但却一定一定是最轻松的时光了。爸妈虽然在远方,但身体还算健康,允许我自由地决定去留。男友的时间安排规律,能让我在想见他的时候就见到他。可以在想看书的时候就安静地看书,想旅行的时候就尽情地旅行。事业刚刚起步,完全抱着学习的态度,没有太多的责任更没有什么压力。赚的钱可以悉数花光全无后顾之忧。

会有那么一天,我需要在爸妈的住处和自己的住处之间奔波,会为一个report自觉加班至深夜,会数着日子等老公出差回来,会放下手中的书哄宝宝入睡,会打消周末看展览的念头而带他/她去动物园

人生的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付出和收获,也许简单,也许丰满,却没有孰好孰坏,有的只是永恒的不可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