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起步之前

 
 
这里我要说两个人,一位是我的导师,一位是我的学院的master
 
我的导师是荷兰人,当年在剑桥学习时门门是A,后来留在了这里,几年一个升级,四十岁刚出头就当上了professor,这在英国是非常少见的。他工作勤奋,几年间除了教学和研究中心director的繁忙公务,他还出版了数本书,发表了不计其数的文章。平时无论和谁说话,无论遇到什么问题,他的态度和语气都同样谦逊耐心。他每天中午都去建筑系对面一家很简朴的小coffee house,一杯咖啡,一个sandwich,或读报,或思考。他一般开车来上班,天气好的时候他会穿一套黑色摩托服骑一辆黑色BMW摩托,然后走进办公室,换成一身便装出来上课,我们都觉得酷毙。他还有一辆小折叠自行车,19大块头的他骑上去,活脱脱杂技里的大熊骑单车,他经常这样往来于建筑系和研究中心之间,我们又觉得超可爱。
 
我的学院Sidney Sussex CollegeMaster,同时也是商学院的Director,是一位和蔼幽默的女士。剑桥的每个学院的Master都是不仅要有很高的学术声望,同时也要有很强的社会背景和地位的,再加上她的言语和气质,我对她一直都是尊敬和欣赏,但是有一天我感到了一种崇拜。那天我路过学院门口,看到她推着一辆老旧的自行车走出来,身穿棉质花布连衣裙。一个男孩子从侧面突然闪出来,差点撞在她车上,她抱歉得笑着把车向后让。我和身边的朋友说:“她是我们collegemaster。”朋友惊讶地说:“你确定你没看错?”
 
写下这样两个人,在我起步之前。我想要告诉自己:无论走多远,都要走在自己的路上。追求内心深处的价值,做一个深刻而又平凡的人。
 
 
Advertisements

杂记 – 最近的生活

 
 
今天是Bank Holiday,要不我今天就得开始上班了,感觉像凭空多出来一天似的,美滋滋的。
 
这些天大大慰劳了自己和bf的胃,每次都是先上网查菜谱,然后进厨房不用多久就折腾一个菜,什么香水鱼啊,红焖羊肉啊,蘑菇排骨汤啊,咖喱牛肉土豆啊,白斩鸡啊,还有什么鱿鱼卷啊,麻辣鸡肝啊,凉拌腐竹啊,sushi啊,汤团啊……搞得现在我们俩都上头上脸了,我和我妈说:“有空你也做点好吃的玩,一点也不麻烦。”他和他妈说:“做菜是要有天赋的。”不过确实不是吹的来着,例证一是他爸妈来过品尝了一次过不了多久又要来了,例证二是我们两个馋猫已经好久不去中国餐馆了,去Nandos和买sushi的频率也大大降低了。做菜这事儿,天赋肯定是得有,不过还得有兴趣,说白了就是得馋。馋的人比较有动力开发新菜式,而且味觉敏锐,做出来好吃。
 
说说精神生活,最近看了好多书和杂志,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E.H.GombrichThe Story of Art, 厚厚一大本,目前看了一大半。刚知道这本50年来红遍世界的艺术书居然是Gombrich仅仅花了6周时间写给英国孩子们的艺术启蒙书。你说牛人怎么可以这么牛。不过也正因为这样,这本书读起来轻松愉快。我突然想起我们的论文写作指导上引用了一句Derrida的超长句,然后旁批It’s murderer. Not English. 😀还读了John Berger的一本小册子Ways of Seeing,超棒的,几乎是句句经典。还有本叫…isms的小书,讲艺术流派的,看着很轻松。FramptonModern Architecture几次拿起可惜读不了多少页又放下,文字是不太难懂的,只是涉及的东西比较多,得和其它的书对照着看才比较有用。还是建筑师的书好看,一本本呼拉呼拉的就看完了。
 
Emule上下了《聊斋志异》《西游记》的连环画,温故知新,看得笑死了。还有好多《红楼梦》的评论,看了一通,先看他们各自说得神乎,再看他们互相批。这两天睡觉之前都在看王国维的《人间词话》,那么一读,好多当年的感觉都回来了,又想起高中语文老师来了,想起他听说我学了理科不怎么高兴撇了撇嘴的样子。
 
最近在Mill Road上的一家店买了好多好玩的,一套小银杯,一个非洲土著人木雕,两个印度木制首饰盒,一串项链。。。大约每个星期都去,没办法,我就是看到好玩的小东西走不动路。
 
看了几部电影,其中有徐静蕾的新片《梦想照进现实》,以为《来信》比《我和爸爸》进步了不少,这部会更好,可是不能不说是失望的。我总觉得人一旦开始发牢骚,就没劲了,何况牢骚还那么直接,那么长。也许她是想“演”一次“自己”吧,可是谁都知道,这就像blog永远不可能是diary一样。The Lake House挺好看的,Keanu Reeves演的一家都是建筑师,里面居然还说到了Corbusier, Wright和Meyer,女主角是舒服美女Sandra Bullock。不过是个典型的Hollywood式美好结局,我和bf说这部片子其实适合悲剧结局,他说:“现实已经够悲剧了,人们不需要在荧幕上看到更多悲剧了,大家要是想看的话就看CNN或者BBC好了。”这话经典得无奈。
 
前些天去韩国超市的路上看见几个小女孩在爬树,回来时路过那里,一个小小的女孩走上来说: Excuse me. Would you like some of our fruits? 我以为她在玩呢,就配合她说: Wow, what fruits do you have? 结果她指着另外两个小女孩那里: We have apples, plums and pears. One P each. 我一看乐坏了,都是超小的小水果们。原来她们爬树是摘水果呢,可是1P一个也不可能是为了卖钱,再看看旁边的零钱罐里似乎前面的人也没多给多少。于是拿了四个小苹果,给了一个10P硬币。现在小苹果放在窗台上喂小鸟。
 
 
 

职业生涯即将开始

 
 
如愿以偿得到了RMJM的工作,而且一切快速顺利,真是让人高兴又轻松。RMJM是有50年历史的一家英国建筑设计公司,在世界各地有10家分公司,包括Hongkong, Beijing, Shanghai, RIBA统计,它目前位列建筑设计公司World Top 20
 
我申请去它的Cambridge Office工作,因为喜欢Cambridge的人文环境,学术气氛和生活节奏,想以非学生的身份继续享受一段时间这里的资源,又可以陪bf完成PhD最后阶段的学业,而且很多朋友们都在这里,一举多得。
 
7月底交了论文,休息了一个多星期,然后准备PortfolioCV,寄出几天之后便收到interview invitation,当时高兴得又蹦又跳。然后开始准备interview,因为没有经验,所以还是满紧张的,在网上查interviewcommon questions,反复研究自己的PortfolioCV内容。Interview比想象的轻松了许多,刚开始时director拿着打印出来的我的portfolioWe have seen what we would like to see here. These are lovely works.让我踏实了一半。接着他说这周要interview好几个人,所以下周初会给我消息,然后interview进行了一大半的时候,他说Pingping, I think we’re going to make you offer at the end of this week. 接下来的谈话他总是以If you say ‘Yes’开头。后来的几天我就顺利收到了通知信,讨论薪水和开始上班时间的电话,并且答应帮我办work permit
 
总之一切顺利,公司环境不错,老板很nice,薪水很满意。Office里的同事有四个Cambridge建筑系之前的毕业生,interview结束时还有个学姐过来看我的dissertation玩。
 
下周二我就要开始我的职业生涯了,有点兴奋,有点期待,也有点紧张。
 
 
 
 

人与自然

 
傍晚的时候出去散步,沿着剑河的一条支流一路向南,沿途一小块一小块的私家小园,我再次发现自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原来好吃的zucchini们是从一棵又大又丑又妖又怪的植物里长出来的;
西红柿一结就是一大串,一小棵上面能结几十个,看了半天才认出来就是几乎天天吃的西红柿,搞得我都想在家门口种一棵了;
谁说向日葵就要向日,我看那一大群向日葵东张西望朝哪的都有,就是没几朵朝着太阳的;
有棵树上满满地挂着像樱桃一样的小红果子,还掉了一地,拣起一粒冒死吃了,居然是李子。原来没有农业技术,李子就长得跟樱桃似的;
毛豆长得跟一朵花似的,像对对红,每一个“花瓣”都是一个毛豆夹。
 
后来路过一片私家草场,养着一白一黑两匹骏马,会走到木栅栏的边上让你摸他们的头,但我怀疑他们其实是想借你的手帮着赶苍蝇,他们自己只能靠晃脑袋和眨眼睛来赶。看来四条腿虽然跑得快,但就是不如两个胳膊两条腿。
 
我说:我要养个小胖狗,每天带它出来遛弯儿,它肯定高兴死了。
他说:我看把你带出来遛,你也挺高兴的。
 

日子

 
困了就睡醒了才起的日子,
捧着奶茶发呆的日子,
蜷在沙发一角读书上网的日子,
水边草地晒太阳看云飘的日子,
给爱人做饭看他洗碗的日子,
与好友喝咖啡聊心事的日子。
 
明天也许忙碌也许清闲,
怎样都好,
因为都会是在做着喜欢的事。
明天也许这里也许那里,
怎样都好,
因为都会是和心爱的人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