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灵

 

鸭子

鸭子是这里最普遍的小动物之一,这个季节有很多的小鸭子,他们都被鸭妈妈看护着在剑河的支流上活动。支流流速缓慢,又没有淘气的学生punting或者rowing,是合适的幼儿园。鸭爸爸们很不象话,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完全不管老婆孩子。我每次路过都会数数每个鸭妈妈带了几个小鸭子,最近不幸发现那个一直带了四只小鸭子的鸭妈妈身边只有三只小鸭子了。小鸭子完全模仿鸭妈妈的动作,喝水,吃东西,抖翅膀,晃脑袋,一群小鸭子笨笨地模仿同一个动作,真是可爱极了。

 

天鹅

天鹅是很有领域感的,估计剑河早已被他们划分成了好几段,要是有别的天鹅入侵他们就会半张翅膀竖起羽毛,像艘巡洋舰。我喜欢天鹅,他们优雅迷人,而且一夫一妻,很有家庭观念。天鹅交配,在电视上看过尚未得以亲见,可以说是所有动物交配中唯一可以称作做爱的,那情景真是缠绵动人啊,著名的天鹅湖就由此而来。小天鹅特别可爱,而且特别懒,常常跳进妈妈的翅膀和身体中间的空隙,搭乘免费班车逃避游泳训练。

 

这里的猫都很胖,各有各的胖法,有的胖得象熊,有的胖的像猪。有一只猫不胖,她叫Pudding,是系里Martin Centre的镇店老猫。她具有猫的典型特征,平时不理人,生气的时候堵在楼梯口不让你上楼,你往左她也往左。但是她饿的时候,哼。你去厨房倒咖啡她就跟着你进去,然后在你腿上蹭蹭,再在冰箱上蹭蹭,直到你打开冰箱她就扑向她的美味罐头。吃完之后装作不认识你,抹抹嘴巴走了。

 

松鼠

松鼠太可爱啦。风大的时候记得不要走在树下,因为会有松鼠被吹掉下来。松鼠听见人的脚步声就会逃窜,但常常方向不明,因此发生过闷头奔跑装上人吓傻了的情况。有一次一只松鼠在我前方2米的距离开始逃窜,可惜他的逃跑路线和我的路线相同,于是他气喘吁吁地以为我在追他,周围又没有树,最后以我绕道而告终。

 

 

Advertisements

康桥好友

 

刚刚和他从Botanic Garden午餐归来,坐在屋子里地毯上,看电脑里的照片,看窗外阳光融融,觉得好幸福,想着你们,我在康桥结识的好友——

 

他是爱人,也是好友,因为我们会在很浪漫的氛围里谈起哲学,人生,建筑,历史,虽然多半是他在说,我在听。无论遇到什么事,他似乎都可以微笑而过,举重若轻。他欣赏着我希望被欣赏的,改变着我希望被改变的。我仰慕智慧,我迷恋才华,我欣赏气质,我愉悦相貌,我贪图宠爱,我享受幽默,我什么都要,他什么都有,什么都给。世界很大,尤其当我们奔波在路上,遇到太多的人,那交会时的惊喜悸动,稍纵即逝也好,绵长一生也罢,都值得感激。因为他,简单的生活复杂了许多;也因为他,复杂的生活简单了许多。

 

Ji Young是和我一个course的韩国女孩,我们没过几天就成为好朋友了,但我用了近半年的时间才发现她无比温柔的外表和举止下的无比独立和坚强。她思念远在汉城的男友,思念到完全不能看照片,看到就要哭出来,可是她还是坚持来这里求学,并且要继续读三年。她从一个和建筑相关的学科中发现自己爱建筑,于是转向这个学科,付出了很多努力和辛苦。我们常常一起在图书馆学习,一起逛街,在彼此的房间里聊天。我喜欢她的生活态度,很多事情都可以轻松含糊,但有的事情始终坚持。

 

Matina也是和我一个course的,是个在爱琴海边长大的希腊美女,几乎每次party之后都会有新的fans。我们是从什么时候起成为好友的呢,我也不记得了,大约是从她每次冲进studio都直奔我的座位跟我说她遇到的开心的事情开始。在印度的时候,我们俩趴在床上谈论爱情直至深夜,并打趣道Guys are general. 一旦工作起来,她甚至画图画到早上六点浑然不觉,阳光照进房间才发现;为了搞清楚一个问题,从图书馆抱一大摞书周末回家研究。她满腔热情得工作着,满心欢喜得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