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

 

我像一个不省事的孩子,在家里琢磨着自己被欺负了,然后很生气地冲到另一个小朋友家大声嚷嚷,企图把对方吓倒。

那个小朋友眨眨眼睛,两句话就把我噎住了。

于是我说你比我大,不管怎么样你得让着我,然后我呜呜地哭,并从指缝里观察对方的反应,他在笑我在笑我,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

我在家琢磨了一整天呢,不能就这么回去。

我继续咕叽,越来越没逻辑。

那个小朋友倒也不着急,听我胡言乱语。

后来他干脆拉着我冲出门去。

你看那是什么?

一座山,如此而已。

但它一直都在那里,不论你是不是找个屋子躲起。
 
 
Advertisements

朵朵24岁啦

 
 
    我要感谢我的爸爸妈妈,呵护我长大,又放我去飞翔。爸爸是个非常认真和勤奋的人,以至于他的女儿无论怎么努力都觉得自己在偷懒。妈妈是个很注重生活质量的人,总是提醒我放慢脚步,修养身体,调整心情。我平衡得还算不错,对不对?
 
       23岁这一年发生的一些事情,来到的一些地方,遇到的一些人,于我有太多的意义,除了感谢生命,我还能说什么呢?
 
    所有的昨天都不会再重来,只会让我在明天到来的时刻,心更坚定,笑更淡然。
 
    生日要许三个愿——
第一个给我的爸妈,#%&!#%@)&^%$&%$#
第二个给我的爱人,)&#!%^*())&%#@@%^
第三个给我的闺蜜们,$#@@!^&*(&^%$##^%>
 

回想印度历险记

回来两个多月了,却总也没搜集齐散落在十几个相机中的人物照。
 
看着照片上当时的我们,回想那段充满烈焰,充满沙尘,充满噪音,缺水缺肉,却有着异常忙碌的时间表的日子,想起当时我们说:When we come back to Cambridge, we will definitely kiss the ground!
 
记得刚刚降落在Ahmedabad,我们走下飞机,发现在那个不像机场的机场里找不到说好来接我们的印度助教,而我们十个拖着大行李箱的外国孩子早已被热情的印度人民围观。
 
记得我们乘着疯狂老鼠般的rickshaw来到住地,看到未完工的房子里上下奔波着忙碌的工人。房东大笑:Dont worryThey will finish it in one day.我们错愕。But they actually did! 只是当天晚上我们问我们的印度厨师该在哪吃饭,他指着工人们说: They’re making the table for you.
 
记得我们疯狂赶进度,为了挤出两天周末去看Taji Mahal。当我们周五深夜飞抵New Delhi,塞进一辆面包车连夜赶去4小时车程外的Agra,启程不久却渐渐发现司机正酒后驾车。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不断和他说话以keep him awake。司机看到我们担心的神情,拍着胸脯笑道:Twenty-six years. No accidents! 可怜我们一个吓坏了的美国女孩听成Twenty-six years. No licence!
 
然而照片上的我们笑得那么灿烂,因为那段日子我们就是那样度过的。尽管我们经历了诸多不顺,但我们依然感谢那次难得的机会,难得的旅行。于我,我更想感谢我这些乐观的同学们。我想这些欧美的孩子们比我们更没有经历过艰苦的环境,但他们似乎从来不会抱怨。尽管临行前打了五剂预防针,尽管我们听从要求不喝tap water,不吃salad,我们还是轮流倒下了,可是大家都是那么忍耐,那么坚强。和我住在一个房间的希腊女孩常常说:We should enjoy all of these, coz we may not be able to have them another time.
 
整理这些照片,怀念那段互相关心,互相打趣,互相支持,互相学习的日子。